国家统计局 |山西省人民政府 首页 繁体版浏览 移动版 +微信

改革开放40年山西城乡居民生活迈向全面小康——改革开放40年山西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系列报告之二十

发布时间: 2018-11-16 08:37 来源:监测中心 【字体: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宏伟序幕。回望祖国大地,改革开放已经走过40个年头,40,是我们党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同心同德、锐意进取,进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性创造的40年。40年来,全省经济快速发展,经济总量不断增长,社会财富日益积累,城乡居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现了由贫穷到温饱,再到迈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式。

一、改革开放40年,城乡居民收入剧增

1978年,山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01元,而2017年为29132元,增长95.7倍,年均增长12.4%;山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102元增长到2017年的10788元,增长104.8倍,年均增长12.7%。按照党的十六大提出的小康社会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8万元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达到8000元的基本标准,山西城乡居民整体生活已经摆脱贫困,实现了由贫穷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

40年的发展大体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一)计划经济体制内部引入市场机制改革阶段(1978-1992年)

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经济发展逐步突破计划经济的传统桎梏和束缚,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全省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促进了农村生产关系的调整和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促进了农、林、牧、渔业全面发展。

这一时期,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了突破性的增长。1992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23元,比1978年的301元,增长4.4倍,年均增长为12.8%1992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7元,比1978年的102元增长5.1倍,年均增长为13.9%。经过14年的变革,工资性收入对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影响明显减弱,工资性收入比重逐年下降。城镇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由1978年的99.0%下降到1992年的85.4%。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由1978年的76.4%下降到1992年的31.1%

(二)全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1992-2002年)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和随后召开的中共“十四大”,中国共产党最终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目标以后,山西一方面加快了对公有制经济的改革,另一方面出台了一系列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在农村,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加深,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农村经济实力明显增强,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改善。在此期间,山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大幅提高,居民收入构成不断优化。

2002年,山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214元,比1992年增长2.8倍,年均增长14.4%。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236元,比1992年增长2.6倍,年均增长13.6%

城乡居民收入构成不断优化,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占比不断下降,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转移净收入占比不断提升,表明城镇居民收入不再是收入的绝对主体,经济体制的改革为城镇经济注入了活力,也调整了城镇居民收入的内部结构;农村居民经营性收入占比下降,而工资性收入占比不断上升,表明随着劳务经济的发展,农村居民收入不再仅仅依赖于土地,增收渠道趋向多元化。

(三)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2002年至今)

进入新世纪以后,随着党的十六大、十七大的胜利召开,全省经济保持持续、快速的发展态势,经济总量明显增加,财政收入大幅上升。2012年,党的十八大的胜利召开,国家新一届领导把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作为重要目标,坚持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山西省委、省政府积极落实国家各项惠民政策,不断加大省财政资源向基层延伸,向农村覆盖,向基本民生倾斜。尤其是随着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的实施,我省农村居民增收步伐加快,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超过城镇,呈现农村居民收入追赶城镇的良好局面。

2017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132元,接近3万元,比2002年增长了3.7倍,年均增长10.8%2017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788元,突破万元大关,比2002年增长了3.8倍,年均增长9.4%。从收入构成来看,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17831元、经营净收入2443元、财产性收入2190元、转移性收入6667元;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5462元、经营净收入2824元、财产性收入164元、转移性收入2337元;全省城乡居民的收入向多渠道、多元化方向发展。

二、改革开放40年,城乡居民增收呈现四大亮点                                            

(一)工资性收入的增长是城乡居民增收的主旋律

2000年以前,按劳分配制度释放了劳动者极大的积极性,带来了工资性收入的不断提高;2000年以后,市场导向的就业机制逐步建立,社会职业构成发生变化,社会分工不断细化,劳动力在不同所有制、行业、地域自由流动,分配制度不断完善,劳动力价值得以充分体现,推动工资性收入快速攀升。山西经济的高速发展,极大改善了区域经济环境,各类经济体的数量和效益都大幅提升,吸收劳动力的能力飙升。在农村,随着乡镇企业、城镇化水平、区域经济不断发展,大量剩余劳动力不断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国家各项劳动保障制度的完善,保护了居民就业的积极性。特别是山西省最低工资标准的不断上调和对各项保障措施的有效落实,促使山西居民就业收入稳定增长。到2017年,山西省最低工资标准达到1320元。

改革开放40年,山西城镇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增长58.8倍,年均增幅为11.1%;农村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增长70.3倍,年均增幅为11.5%,快于城镇0.4个百分点。2010年,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首次超过经营性收入,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第一大收入来源。农民工资性收入占比的提高,表明农村剩余劳动力实现了有效转移,越来越多的农民脱离了传统收益较低的农业生产经营,外出打工获得了较高收入,农村居民增收渠道进一步拓宽,工资性收入成为农民增收的最大亮点。

(二)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使得家庭经营方兴未艾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不断完善,山西经济发展越来越具有活力,为城乡居民增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平台和就业机会,也拓宽了增加收入的渠道。人们不再单纯追求“铁饭碗”,而是适应市场经济的变化,大胆投身到非公有制经济中寻找收入较高的行业就业。特别是“十八大”之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实施以来,山西省委、省政府着力于经济环境的改善,为“双创”营造了良好的环境,2012年国家批准山西建设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山西以转型综改区建设为统领,创新转型综改区建设体制机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改革等改革持续推进,并着力打造“六最”营商环境。这些政策极大激发了群众创新创业热情,全省城乡居民经营活动明显增加。

山西城镇居民经营性收入从1984年的1元提高到2017年的2443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78年的0.2%提高到2017年的8%,提高了7.8个百分点。山西农村居民经营性收入从1978年的15元提高到2017年的2824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78年的14.7%提高到2017年的26.2%,提高11.5个百分点。

(三)财产性收入成为城乡居民增收的强大推力

改革开放以后,社会经济的发展对山西城镇居民的投资理财观念产生了很大影响,居民的投资理财意识不断增强,金融投资活动日趋活跃。居民通过购买债券、股票、基金等有价证券获得利息、股息和红利等,使得财产性收入大为增加。同时,住房制度改革以后,越来越多的居民拥有了自有产权住房,许多家庭还通过出租住房增加财产收入。数据显示,1986年以来,山西省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逐年提高,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由1986年的4元增长到2017年的2190元,年均增幅达到了22.6%;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由1978年的2元增长到2017年的164元,年均增幅为11.0%。财产净收入已经成为当前居民增收的潜力股,财产净收入的逐年增加,有效推动了百姓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真正体现了“藏富于民”的理念。

(四)社保改革覆盖全面,转移净收入为城乡居民增收注入新动力

近年来,民生保障体系逐步完善,社会保险覆盖面不断扩大,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全覆盖,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城乡低保和医保财政补助标准持续提高,养老服务体系初步形成等工作有效开展,对增加群众收入,提高生活水平和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2017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6667元,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2.9%,相比1978年的3元,年均增长22.2%,成为城镇居民第二大收入来源,转移净收入已经成为城镇居民增收的新亮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山西省委、省政府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和视察山西重要讲话精神,把脱贫攻坚作为第一民生,摆在全省工作的突出位置。贫困地区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建立完善政策保障机制,精准施策,大胆尝试脱贫攻坚新思路、新模式,持续推进全省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有效促进了山西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的增长。2017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2337元,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为21.7%,相比1978年的7元,年均增长16.0%

三、消费能力显著增强,消费升级步伐加快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社会的全面发展,山西城乡居民逐渐告别了物质生活相对短缺的时代,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变化可谓日新月异。餐桌食品充裕丰富,服装服饰从单一化走向多姿多彩和个性化,手机、互联网的普及使人们日常交往变得更为快捷,外出旅游成为百姓日常生活的一部分。40年间,山西城镇居民消费性支出从1978年的275元增加到2017年的18404元,增长65.9倍,年均增长11.4%;山西农村居民消费性支出由1978年的91元增加到2017年的8424元,增长91.6倍,年均增长12.3%

(一)低下来的恩格尔系数

“民以食为天”,居民食品消费的状况和变化是衡量居民家庭生活水平高低的标志。改革开放40年,山西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55.6%下降到2017年的23.1%;山西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由1978年的67%下降到2017年的27.4%。恩格尔系数的下降,表明山西居民用于食品消费支出的比重逐步降低,用于发展和享受型消费比重逐步提高。

近年来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对外开放的程度不断加深以及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山西城乡居民饮食质量不断提高。主食比重下降,营养丰富的副食类消费比重不断上升,食品种类趋于多样化,各种生态绿色食品、保健食品消费量迅速增加。而且人们开始青睐国外的进口食品,追求更丰富多样的口感和营养。城乡居民外出就餐次数越来越多,也有了更多的选择,物流和保鲜技术的空前发达让人们在本地就可以品尝到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特色美食,而且外出就餐开始更加注重就餐环境和服务质量。食品不再仅仅是保证人们正常生理活动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它已经成为具有改善和促进人们身心健康和发展的功能产品。

(二)衣着服饰时尚化、品牌化 

改革开放以来,山西城乡居民衣着消费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彻底改变了以前的御寒保暖耐穿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观念。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使居民对“形象消费”逐渐产生兴趣,着装由长期注重价格和实用性转变为追求成衣化、时尚化、品牌化。为展现个性魅力,根据场合选购品牌衣着、时尚服饰已屡见不鲜,用于衣着服饰方面的消费也不断增多。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人均衣着支出1774元,比1978年的47.6元增长36.3倍,年均增长9.7%2017年山西农村居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578元,比1978年的13元增长43.5倍,年均增长10.2%,增幅超过了城镇。由此可见,农村居民在收入不断增加,生活得到保障以后,购买力不断增强。

另一方面,传统衣着开始注入了高科技基因。近年来,人们对于衣服鞋帽等衣着类穿戴产品的要求,不再局限于保暖防晒吸汗和时尚新潮漂亮,能在重要场合抓住别人眼球,而且要求衣着穿戴产品能够高效防阻燃、防水防油、去污抗菌、防辐射,甚至要求穿戴产品能够对人体进行保护、对健康状况进行监测和调节。具有这些功能的穿戴产品确实已经开始进入普通居民家庭,集“轻、薄、软、美、暖、特”于一身的特殊面料服装更是席卷街头。

(三)居住环境不断改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住房制度改革的深入,城镇居民拥有一个成套、舒适和宽敞的住房终于由梦想变成了现实,从居者“忧”其屋发展为今天的居者“优”其屋。40年来,山西城镇居民的人均住房面积迅速增加,调查数据显示,1980年,城镇居民的人均住房面积仅为4.54平方米,而截止到2017年,山西城乡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分别为32.40平方米和37.81平方米,根据《山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事业“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将达38平方米。同时,住房配套设施日趋完善,家庭住宅内配备自来水、卫生间的比重有了很大提高。而在农村,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的稳步推进,农村居民的居住环境也得到了极大改善,越来越多的农民都住上了新房。过去的土窑洞已经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设施齐全的“小洋房”,俨然城市郊区别墅的样子。此外,居民日益重视现代化装修,讲究居住环境的舒适和温馨,各种配套耐用消费品逐渐普及,日益现代化。经济条件好、收入高的家庭已不满足购买的福利房,而是投入积蓄购买环境更好、面积更大、配套设施更齐全、物业服务更周到的新居,环境花园化、管理规范化、卫生洁净化成为社区的标准“配置”。很多家庭已经拥有了第二套住房甚至在一线城市购买商品房,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日益改善。

住房条件的改善相应拉动了城镇居民的住房消费支出,山西城镇居民居住方面的支出在改革放开的40年间,由1978年的9元增长到2017年的3867元,年均增长16.7%,农村居民由1978年的9元增长到2017年的1902元,年均增长14.8%   

(四)耐用消费品高档时尚,升级换代快

    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居民生活消费最大的变化就是耐用消费品档次不断提高,实现了从少到多、从单一到全面、从温饱型消费向享受型消费发展的飞跃,更新换代的节奏明显加快,各类新型电子产品迅速走近普通居民家庭,并逐步向高档化发展。一些新潮高档、功能齐全的产品,如全自动洗衣机、冰箱、净水机、洗碗机、液晶电视、空调、电脑等成为城镇居民消费的主要选择。数据显示,1980年,山西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洗衣机仅1.6台,冰箱仅0.3台,而2017年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洗衣机99.95台,冰箱95.13台,几乎达到了所有家庭全覆盖;山西农村居民每百户拥有的洗衣机直到有统计数据的1983年仅为0.2台,电冰箱拥有量在有统计数据的1987年仅为0.05台,而2017年农村居民每百户拥有的洗衣机数量为89.07台,电冰箱数量为70.89台,彩色电视机达到了107.04台,真正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质的飞跃。

(五)出行更加方便,通讯方式畅通无阻

40年来,山西城乡交通条件显著改善,城市道路、铁路、高速公路和航线不断增加,居民出行的交通工具不断升级,发展出越来越多的方式,飞机、火车、高铁、公交、私家车、出租车、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公共自行车、“滴滴”等等,人们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交通方式出行。而在改革开放之初,自行车还是居民家庭的奢侈品,被列为结婚“三大件”之一,今天,健身化、娱乐化、共享化的自行车已经随处可见,私家车也屡见不鲜。数据显示,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每百户家庭汽车拥有量为35.56辆,摩托车19.41辆,农村分别为16.6350.29辆。值得一提的是当今汽车消费档次也在升级换代,汽车消费从代步工具的适用性向追求舒适、高档和享受型转变。

随着通讯产业的蓬勃发展,居民的信息消费需求不断增强,从固定电话再到互联网的普及为居民沟通架起了桥梁。曾经十分罕见的手机,现在俨然已经成为城乡居民的必备品,手机的功能也已经不仅仅满足于人们之间的通信,而是发展成为集通信、拍照、社交、上网、支付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智能手机。数据显示,2017年,城镇居民家庭移动电话每百户拥有量为235.86部,其中接入互联网144.74部;农村居民家庭移动电话每百户拥有量为222.6部,其中接入互联网110.69部。山西城镇居民交通通信支出由1978年的3元增长到2017年的2658元,增长804.5倍,年均增长18.7%,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由1.1%提高到14.5%;山西农村居民交通通信支出由1978年的0.5元增长到2017年的1028元,增长2097倍,年均增长21.7%,占人均消费的支出比重由0.5%提高到12.2%

(六)精神文化消费丰富多彩

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居民文化消费的快速增长期已经到来。这不仅对居民消费的增长产生相应的刺激作用,更重要的是对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产生更大的推动力,同时,也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近年来,旅游业的兴起和发展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新型行业,旅游消费走进百姓生活。飞机、动车、高铁等各种交通方式的迅速发展为人们外出旅游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同时,随着“黄金周”“春节假”“小长假”以及企事业单位带薪休假政策的落实,有效带动了旅游消费的热潮,很多国内著名旅游景点和风景区接待人数和旅游收入都双双刷新历史记录。人们外出旅游也改变了过去“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走马观花式旅游,而是更加注重旅游消费的质量和景区的服务,更愿意花时间了解景区当地的历史底蕴和风土人情。除了外出旅行,城乡居民也开始更加注重日常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博物馆、图书馆、科技馆等文化场馆设施齐全,每逢周末便门庭若市,图书馆更是“一座难求”,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视,促进了居民在教育文化娱乐方面消费的不断增长和升级。

改革开放的40年里,时代的进步对知识的需求与日俱增,城乡居民越来越重视子女和自身素质的提高,参加各种培训班和接受再教育的人日益增多,在教育文化方面的投入随之不断增加。调查资料显示:1978年城镇居民教育文化娱乐人均消费仅为20元,占人均消费支出比重为7.3%,而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消费人均支出2559元,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3.9%,比1978年提高了6.6个百分点。1978年农村居民教育文化娱乐人均消费仅为2元,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2%,而2017年山西农村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消费人均支出1127元,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3.4%,比1978年提高了11.2个百分点。

(七)医疗保健意识增强,消费支出不断上升

收入水平的提高及医疗条件的逐步改善,为城乡居民及时就医提供了有利保障。2009年国务院公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我国将逐步建立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逐步向城乡居民统一提供疾病预防控制、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等基本卫生服务。2017年,我省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政策的通知》,提高了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住院待遇标准;出台了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医疗保障帮扶方案,构建“三保险、三救助”政策体系,提高农村贫困人口新农合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破解因病致贫返贫“支出型贫困”。城乡医疗保障水平的极大提高,过去人们“小病拖、大病扛”的困难得到有效缓解。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山西城乡居民对健康越来越重视,更加注重日常保健以提高身体抵抗力,防病意识明显增强,促进了医疗保健消费快速增长。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用于医疗保健的支出为1741元,比1978年的3.9元增长445.4倍,年均增长16.9%;农村居民用于医疗保障的支出为938元,比1978年的0.65元增长1442.1倍,年均增长20.5%

以上数据的变化充分说明了改革开放40年来城乡居民生活的巨大变化,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比重在下降,发展和享受型消费比重在逐步上升。全省人民的生活实现了由贫困向温饱、再由温饱向总体和整体达小康、进而向全面小康奋进决战的历史性跨越,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

新时代下,党的十九大发出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的动员令。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负重托。面向未来,3700万三晋儿女将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坚定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同心同德,团结奋进,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力书写好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技更加进步、社会更加和谐、环境更加美好、人民更加幸福的“山西答卷”。